bitcoin cryptocurrency wiki


我们应该限制 交易 数量吗?这是不同的观点。


  我们所有人都有这样的经验:整天战斗,离开这个品种,立即杀死另一个品种,而没有间断,导致频繁的交易和不断的止损,即使每次只是小幅 削减,但累计却是半幅削减,这也使我们对 交易系统失去信心。


  因此,我们应该控制交易数量。


  但是, 如果我们限制交易数量,当交易数量 用完时, 就会有某种 物种的信号, 我们不能按规则进入,而物种的结果恰好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我们 错过它,错过恢复市场损失的机会。


  如此多的人认为,只要交易系统出现信号,我们便会进入,不能限制交易数量,要根据交易系统来做。


    那些孜孜不倦、一心一意的图利者,也许会把我们大家带上通向经济丰裕的跑道。


  但当这种丰裕实现以后,只有这些人才能在这种丰裕中获得享受:他们不会为了生活的手段而出卖自己,能够使生活的艺术永葆青春,并将之发扬光大,提升到 更高境界。


    我认为,没有任何 国家、任何民族,能够在期待这种多暇而丰裕时代的同时,不怀有丝毫的忧惧。


  在国内,长久以来,我们都是被训练着去奋斗而不是去享受。


  对那些没有特殊才能来寄托身心的普通人来说,这是件可怕的事,特别是当他再也不能在传统社会的温床和他所珍视的那些风俗习惯中找到自己的根基时, 这个问题就显得尤为严重。


  从今天世界任何一个角落的富裕阶层的所作所为和取得的成就来看,解决这个问题的前景是非常黯淡的!因为这些人可以说是我们的先锋,他们在为我们探寻希望之地并在那里安营扎寨。


  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已经遭到了惨重的失败。


  所以在我看来,似乎只有那些有独立收入而又没有社会关系或职责来约束的人,才有可能解决这些 困扰他们的问题。


    在以后的许多年间,我们的 劣根性仍然会如此的根深蒂固,所以,任何人如果想要生活得舒心畅意,那么他就必须得干一点 工作


  比起现在的富人们来,到那个时候我们将为自己多做些事。


  如果有些什么细小的任务要担当,或者有些日常琐事要料理,我们将感到非常高兴。


  不过当工作量超过这一 限度时,我们将努力减轻每个人的负担,对于到那时仍然必须完成的一些工作,我们将尽可能广泛地进行分配。


  3 小时一轮班或每周15小时的工作,也许会使上述问题在相当长一段时间内得以缓解。


  因为对我们大多数人来说,每天工作3小时,已足以使我们的劣根性获得满足。


    此外,在其他领域也会发生变化,我们必须预料到这一点。


  当财富的积累不再具有 高度的社会重要性时,我们原先的 道德准则会发生重大变化。


  我们将可以摆脱200年来如噩梦般困扰我们的那些虚伪的道德原则,在这些伪道德原则下,我们一直把人类品性中某些最令人厌恶的东西抬举为最高尚的美德。


  到那时,对于金钱动机,我们将有胆量按照其真实的价值来加以评价。